塔什干火车头vs艾尔雷恩:創業公司應如何估值?

時間:2016-08-25 14:35:38
  首先感謝卡爾馬克思,他介紹我認識了馬克思主義學說的三個重要組成部分之一的英國政治經濟學,還引薦我拜會了亞當斯密大帝。我愿意和所有創業者毫無保留地分享我在學生意的道路上最最深刻的認識飛躍:亞當斯密的“無形的手”。

世界上的一切交易,無論是廉價的、劃算的、昂貴的、賺的虧的、甚至上當了的,統統都是由亞當斯密這只“無形的手”在鬼使神差中促成的:有人愿意以這個價買,有人愿意以這個價賣,都是買方賣方自相情愿,哪有什么“估值”的道理和方法?!

常常有人問起,早期創業公司應該如何估值?你可以漫天叫價呀,有人投你,最后成交了,VC出了多少錢你收下了多少錢,這就是“估值”。如果你漫天叫價,結果無人問津沒人投你,那你的公司可以說是有價無市、一文不值。

早期創業公司根本就沒有什么精確的“估值”方法,你和VC去討價還價看著辦吧。

暈!我今兒個是怎么了,說話有點兒扯得不著邊際......

這樣吧,換個角度來看,先讓我們限定討論的邏輯假設,以防再次扯遠:

1. 萬事有一個起點

2. 錢是在時間過程中增值的(金融風暴暫且忽略不計)

3. 我們吃飯是一口一口吃的,爬樓梯是一節一節地爬上去的

4. 公司的規模等于公司創造收入(包括利潤)的能力

5. 賣方永遠希望以最高的價格出售

6. 買方(理論上)永遠希望以最低的價格購入(奢侈品牌除外)

7. 在北京秀水街或上海襄陽路市場上的討價還價方式太不紳士了

8. 亞當斯密的“無形的手”是最關鍵的交易決定因素

早期的創業公司是一個偉大事業的起點,它可以是一張白字上的一個Idea,也可能是一個磨拳擦掌躍躍欲試的年輕團隊,或者是弟兄們湊了自己的積蓄租下了一間小屋勒緊褲帶日夜奮斗的初創公司......

創業者你火燎眉毛急需找錢,就算你運氣一出門就撞上了一個肥頭大耳的VC,他問你需要多少錢,你急切地央求:“快快給我20萬吧......不對不對說錯嘴了,是200萬......不不不,又錯啦,還是給我2000萬吧。”VC輕松地一笑又詭異地轉轉眼睛:“錢嘛,當然是沒問題滴......不過你得告訴我,出這筆錢能買你公司的多少股份?你的公司到底值多少錢?”如果這是你有生以來第一次找VC要錢,我猜這時的你,肯定就像你第一次聽到一個女孩對你說 “我愛你”那樣,你會頃刻間面紅耳赤、不知所措。

創業者們,要是此時此刻的你一無所有、只有一個Idea,請原諒我,我實在不知道如何幫助你找答案,你的Idea也許太偉大了,我如果把你給賤賣了,實在擔當不起歷史罪人遺臭萬年的責任。不過,假如換了讓我來回答這個問題的話,我絕對不會連20萬和2000萬都搞不清楚......(強調一句,我在這里說的話不代表任何VC只代表我自己)-- 我會精確算計好我未來6-12個月內必不可少的資金,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然后這樣地對他說:“如果你能給足我6-12個月的運營資金,我可以給你1/3 的公司股份,這是我的底線,絕對不會超過;如果你能把我這下半輩子的日子給全部包養了下來的話,那你我肯定應該是法定的一半一半。”

投資不是科學(Science),而是藝術(Art)。創業也不是科學,是藝術。

早期創業公司,尤其是還沒有成型的、沒有現金流的公司的估值,實在是很難確定出一道公式的。無論是創業者還是VC,可以看好未來的發展潛力,相互談判公司的估值和定價,應該客觀、理性、適可而止,不要寸步不讓,寸土必爭......要是爭持不下,那干脆就讓亞當斯密“無形的手”去斷案吧。

當然,如果初創的公司已經不是一張白紙了,已經有了一定的收入或利潤,或者有了產品和相對精準的財務預測,這樣我們就多了一些可以來用作談判的基點,比如是否可以考慮用“年利潤”的倍數來作為估值的基礎?上市公司的溢價不是常常是在公司的盈利上乘以倍數得出來的嗎?低的2、3倍都有,高的幾十倍,甚至可以上百倍。當然,私募市場上的公司溢價率,總是要比股票市場上低很多。

無論如何,對于在找錢的創業者們應該切記切記,最后的“估值”,也就是成交價格,一定是買方來確認的,而不是你堅持喊、叫喊得再高、聲音再大也沒用。VC市場中,賣方市場的機會很少,也許賣方市場永遠不會再來。創業者最重要的任務是,要設法搞定“第一個機構投資人”(記?。菏腔雇蹲嗜?,是VC,而不是你的舅舅或者從前給干活的老板)來確認你公司的估值。因為,機構投資人,也就是專業的投資人,通常不會莫名其妙地拍腦袋叫價砍價,他們會根據分析和判斷來對你的公司進行“估值”,其依據包括但并不限于:

(A) 你公司目前和未來的盈利能力如何?

(B) 看看有沒有類似的公司被VC投資了,那些公司的估值大概在什么范圍?

(C) 算算看如果根據計劃發展,你的公司多久后要進行下一輪融資,在那時候,我投入

的錢,至少會有幾倍增值?

看出來了嗎?“估值”絕對不是空穴來風,拍拍腦袋就可以搞掂的。我們不妨再來分析一下,(A) 你的“盈利能力”是硬道理,有盈利的公司是李小龍是硬功夫,在你的盈利基礎上雙方討價還價討論倍數是件很簡單的事情;(B)和同類被投企業比較“估值”是危險的,因為一旦發現市場上還有你的競爭對手,大多數VC就會把自己已經伸了出來的頭又縮了回去,人們不是都說VC只投老大、老二的嗎?你要是老三的話,機會很小,即使有VC愿意投老三,你的估值一定不會比老大高;(C)VC其實算計得最多的,并不是你的“估值”,那是你才最關心的事情。VC心里有他們自己的一本帳,那就是在下一輪投資人進來時,或者在投資退出的時候,他們現在投入的錢到底有沒有可能增值,如果有,到底可以增加幾倍?